再冬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之后的两三个小时,她坐在一块阴凉的石头上,抱着膝盖,面朝着远处备受游客追捧的山峰,留一道孤独的背影给身后的山路。

  两个摊贩在她右侧两米之外。

  东西卖得差不多后,苟强扭头望一眼,再把头扭回来,问小阳春“你欺负你小姨妈了?”

  小阳春一条腿支着,一条腿挂在外,正躺在三轮车上玩手机,闻言他坐起身,一脚踹在苟强肩膀。

  从苟强偷看她,到苟强被踹,全程都被她用余光捕捉到了,她装没看见,等苟强说收摊了,她才从石头上起来。

  坐太久,屁股又酸又疼,她趁这两人不注意,拳头往后捶了几下屁股。

  回程的路比来时轻松太多,一半全是下坡,傍晚的风也变得轻柔。到家时补课的女孩儿方柠萱还没走,见他们回来,方柠萱才背上包,准备继续蹭苟强的三轮车回家,走前对方还对小阳春说“我爸妈给我寄的快递应该明天到,里面有一半是你爸爸给你的,明天你别出门啊,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  她正打开水龙头准备洗脸冲脚,小阳春把她挤开,边回应方柠萱“你给我外婆。”

  方柠萱说“那不行,收件人是你,我得亲自交给你。”

  她没准备,一下就被小阳春挤开了,但她也反应极快,立刻用手堵住水流出口,水柱分成几股射出,小阳春又轻而易举将她的手拽了下来。

  苟强和方柠萱走了,小阳春冲洗脚,她把脸呲过去,让他用她的洗脸水。

  两人身上最后都湿了。

  入夜,曲阿姨继续去仓库打扫卫生,她也终于找到机会跟过去一探究竟。

  走进仓库,她震惊地说不出话,曲阿姨笑问“看傻了?”

  她合拢嘴巴,瞪大眼问“曲阿姨,你们家以前是开乐器行的?”

  曲阿姨好笑“哪能啊,你韩叔叔是音乐老师。”

  “音乐老师有这么多乐器?”

  “他喜欢,所以就买得多,有一段时间他还喜欢上画画,把半间房都改成了画室。”

  她问“这些乐器韩叔叔都会用吗?”

  曲阿姨四处打量“基本都会用,但不是每样都精通的。”

  她又问“那你会吗?”

  曲阿姨摇头“我学是学过,但我没这方面的细胞,怎么都学不会。”

  她没回屋,而是留下陪曲阿姨一道打扫。平日里她大大咧咧的,但这方面的分寸她还是有,生怕这些东西昂贵,她轻拿轻放,擦拭时也像在挠痒痒。

  清洁工作完成,曲阿姨摘袖套时问她“喜欢这些吗?”

  她说“我不会。”

  问题和答案似曾相识,仿佛去年冬天,她们也有过这样一段对话。

  曲阿姨笑问“你去年回去后,学吉他了吗?”

  她想了想,摇头。她在网上找视频跟学过,这不算“学吉他”。

  曲阿姨说“这间房我没上锁,你随时可以进来玩。”

  “……可以吗?”

  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  “这些都是韩叔叔的东西。”遗物不该都被珍而重之的吗。

  曲阿姨说“我不是把吉他都送你了吗?我跟你韩叔叔都不是注重这些外在的人。”

  她记起去年曲阿姨说过这话之后采取的雷霆行动,她自动替曲阿姨补充一句,只要别人能自觉,她就不是一个注重仪式感的人。

  出门的时候曲阿姨轻轻搂着她的肩膀,说“你韩叔叔是三十八岁那年决定在这里定居的,他说他前二十年看遍了祖国河山,觉得还是这里的风景最合他心意。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地方?”

  她想了想“家里?”

  “除了你的家乡,你还去过哪里吗?”

  她说“这里。”

  曲阿姨笑了笑“你今年才十五六岁,看过的风景也少,你知道年少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吗?

  就是在你不需要为生存烦恼的时候,你就不用为生活着急。你可以多看,多听,多学,多想。等你该为生活忙碌的时候,即使你做出的选择仍旧不合你父母的心意,他们也没法再真正强迫你做什么了,因为这是长大成人的好处之一,也是代价之一。”

  仓库门轻轻关上,灯光从主屋窗户内流泻出来,照平她们脚下的路。

  曲阿姨温婉道“你韩叔叔临走前两天跟我说,他回想他的一生,遗憾少,快乐多,所以他离开时一定是笑容满面的。他走的那天,倒没笑容满面这么夸张,但确实嘴角带着笑。后来,我就想也像他一样做个遗憾少的人,我还有时间,而你,十五六岁的漂亮小姑娘,时间就更多了。”

  当晚她内心有不小的震撼,难得失眠到半夜,第二天醒来,前一晚的情绪仍有少量遗留,但消散得更多。

  她也看过不少鸡汤文,曲阿姨给她灌的鸡汤确实有几分效果,但还不至于让她头悬梁锥刺股。因此她没捧书本,而是走进了那间仓库。

  她在仓库一呆就呆到傍晚,小阳春回来时她还拿着一件乐器。

  小阳春冲完脸,扶着门框问她“我外婆呢?”

  “她去邻居家拿小鸭子了。”她说,“方柠萱把你爸寄给你的东西送来了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再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宠妻如命:爹地,妈咪又逃了!只为原作者金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丙并收藏再冬最新章节